众所周知,我国已全国进入老龄化,但是,人口老龄化并不是社会老化,健康长寿意味着社会的稳定、经济的发达,社会正在进入智能和大健康结合的银色经济时代。

“过去的养老金主要用于吃穿住行,但是,高龄化以后出现了居家照料费用,要花钱购买别人的服务来满足自己的需求,随着居家照料成本的提高,养老金的需求就会迅速膨胀,大家都做好准备了吗?”4月22日,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杨燕绥在“2018年第十届清华养老产业高端论坛”上表示,养老金的充足性和三支柱的运行机制是一个必要的选择。

卫生投资占比逐年上升

当进入深度老龄社会以后,各个国家的健康管理,包括房地产和很多其它的投资都走进了健康管理,健康管理占的比例就越来越大,正在被人们认同,人们也正在产生这样的购买力。

“这些年,我们团队在做银色经济和健康财富发展指数和报告的过程中发现这样一个路径,随着人均寿命的延长、人均GDP的增加、人们购买结构的变化,各个国家卫生投资占GDP的比重在上升,上升的部分主要投资在预防、康复、护理这样的领域。”杨燕绥表示,虽然卫生投资增加了,但相反的是,发生在医院的比例下降了,所以,大健康不是大医疗,更不是大医院,它是伴随着我们寿命的延长而扁平到家庭的服务体系当中。

而这样的变化反映到个人身上,就是由于人们的长寿而增加的日间照料的支出。但是,养老金作为个人非常关键、用其一生工作而奋斗来的良好的现金流,并不能完全担负康复、护理、居家照料这样的开支,比如,照料虽然是老年人的日常开支,但却是日常生活成本的两到三倍。

“全球都在讨论养老金的充足性,各国都在努力依靠国家、单位、个人三个支柱和市场运行的绩效,而三个支柱之间,国家、企业、个人的责任之间又有一个此消彼涨、相互弥补的机制,面对这样的机制,面对中国快速的老龄化,我们要发展养老服务业需要很好的购买力和有效的消费需求。”杨燕绥表示,当进入老龄社会的时候,要求一个国家进行全覆盖、保基本、完善制度建设,我们国家正在进行这样的制度建设。

“调结构”保证养老金的充足

完善中国养老金运行机制,将面临挑战。

“一旦进入深度老龄社会,我们不可能靠增加年轻人征税、加大企业的负担征收养老金,同时,政府提供的养老金也已经变得平稳,很难再增长,为此,解决老年人养老金的充足性,我们需要的是调结构。所谓调结构,就是政府、企业、个人三个养老金都启动。”杨燕绥称,中国已经不可能慢条斯理的按照进入老龄社会的速度建制度,按照深度老龄社会调结构,按照超级老龄社会完成合作机制,我们马上就进入深度老龄社会了,中国必须两步并作一步走,在建制度的过程中完善我们的结构,这个结构就是夯实基础养老金,同时,扩大年金以及发展个人养老金。

两个星期之前,财政部、税务总局、人社部、银保监会和证监会,五个部委启动的一个文件表示,5月1日起,实施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就是发展中国养老金的第三支柱。

而在夯实基础养老金方面,杨燕绥希望国家有一个养老保险局或者社会保险局这样的机构,用来生产养老金公共品或者准公共品。

“我们党的十八大报告、十九大报告和社会保险法,都提出了一个可以跨地区流动的中央统筹的基础养老金制度,为什么到今天还在流失?就因为没有这样一个可以生产公共服务品的国家机器,所以,我希望在国务院层面能有这样一个机构,能够把权威数据采集上来,然后由中央顶层设计服务再向下派送,这样才可以夯实基础养老金。”杨燕绥称。


2018年04月24日

照料费用占老年人生活成本两到三倍 养老金运行机制面临挑战

数据来源:原创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