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广泛开展质量提升行动,加强全面质量管理,健全优胜劣汰质量竞争机制”“打造更多享誉世界的‘中国品牌’,推动中国经济发展进入质量时代。”

如何提升中国产品质量?如何推动经济发展进入质量时代?成为许多人大代表热议的话题。

有企业连“一个国产螺栓都不敢买”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均瑶集团副总裁张维华表示,去年35名在上海的全国人大代表组成了专题调研组,开展提升品牌质量的专题调研,形成了一份长达46页的报告。“现在很多人到国外‘扫货’或者在网上‘海淘’,我们调查发现,选择通过这些方式购买海外商品的人中36.2%的人是因为有正品保障,由此可见中国消费者最关心的仍然是产品质量。”

根据相关调研报告,2016年中国跨境电商整体交易规模达到6.3万亿元。“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特别是国际市场竞争中,我国制造业每年因质量问题造成的直接损失超过了2千亿元,因产品质量问题对下游产业的影响、市场份额的损失,带来的间接损失超过了1万亿元。”张维华说。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大众汽车发动机厂维修部高级经理徐小平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我曾经去一个民营企业调研,发现这个企业的产品做得非常好。一方面企业有非常强大的研发团队,另一方面在全球采购最好的零配件进行集成,这证明中国企业是能做成优质产品的。”

“但是我问企业老总,有没有国产的零部件?他回答:很少,连一个国产螺栓都不敢买。”徐小平说,螺栓虽然小,但用在关键部位,凡有受力要求的都是一次性的。旋过以后就要扔掉,不能重复使用。“我们在市场上买到的很多螺栓,标号是对的,材质却不对。某些企业为了降低成本粗制滥造,造成的后果是,螺栓装在某个部位,时间一长就松掉了,造成安全事故。”

把好检验检测关重视技能人才培养

从生产制造到进入市场,要确保产品质量,第一关是工人的手,第二关是检验检测。虽然近两年来,技术工人和技能人才的培养逐步受到重视。比如,很多高校都成立了智能制造的实验基地,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主动和企业对接,但还是出现了“对不上”的问题。

对此,徐小平建议,可以组建专门的中介机构,为学校和企业之间搭建桥梁,让学校在平台上找到对接路径,脚踏实地培养应用型人才。

产品生产出来了,必须经过检验才能进入市场。在此方面,我国有过深刻的教训。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常委沈志刚说在调研中发现,检验检测行业存在各种乱象,有的瞒报结果,有的为了追求利益违规提供虚假报告,存在良莠不齐的现象。

“汽车、电梯是否安全,食品能否安全食用,都要看检验检测的结果。”沈志刚建议,由国家认监委牵头,加快推进对检验检测机构资质的联合评审和统一发证工作,同时对合格的机构在网上进行公示,实时接受社会各方面的监督,提高社会公信力。

从政府采购开始确立“质量第一”的导向

打造质量强国,政府需要做的并不仅仅是打击假冒伪劣产品。张维华认为,从当前情况看,需要加快出台质量促进法。


江苏阳光股份董事长陈丽芬代表对此深有感触。“现在一些政府的采购项目采用的是最低价中标,只考虑价格,不考虑产品质量和服务,严重影响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她建议,要从提高产品质量出发,整治违法违规的招投标机构和行为,杜绝盲目的最低价招标乱象,调动那些提供优质优价产品和服务的企业的积极性。

“如果做实体经济的企业赚钱难、利润低,或者创新的成本高,风险大,就很难让企业主动去提高质量、打造品牌。”波司登集团董事长高德康代表说。

张维华认为,通过制定出台质量促进法,可以合理分配政府、企业、消费者、社会组织和质量技术服务机构在质量方面的权利和义务,强化国家对质量技术基础设施的投入,丰富质量评估和监督手段,激发企业树立长远目标,为我国经济发展进入质量时代提供坚强的法制保障。

台湾《中国时报》1日社论指出,台湾“国发会”日前公布对未来4年经济目标,经济成长率订在平均2.5%至3%,台湾“国发会”显已认定台湾进入“新平庸时代”,外界或许称许 “国发会”务实,但我们担心“新平庸心态”下,最后恐怕连小确幸都难保。

从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后,全球经济不复过往强劲成长,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落入较低的经济成长中,数年来,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固然步履蹒跚,徘徊在衰退与零成长间,即使是在金融海啸后挺住全球经济成长陷阱的大陆,近3年也走入缓增长的“新常态”,许多原本经济表现强劲的发展中国家,也较过去掉了3到5个百分点的成长率。

国际货币基金总裁拉加德,以及台湾“央行”总裁彭淮南都曾形容:持续低成长的“新平庸”时代已然来临。所谓“新平庸”是指不太好、但也不太坏的状况。台湾的经济与社会氛围就是典型的“新平庸”;金融海啸之前几年,年经济成长率大致在5%到6%左右,海啸之后,除了2010年的大反弹出现10.63%的高成长外,经济成长率再也跨不过4%的“天险”,每年经济成长就在1%到3%之间打转,近两年更沦为“保1”。

问题是,新平庸与小确幸不会理所当然地永远存在,台湾地狭人稠、天然资源不足,生存发展必须依赖国际贸易,国际贸易需与与其他国家竞合,必须具备强大的竞争能量。一旦台当局、企业与民众都把低成长视为常态,不思突破改变,低成长预期就会让民众缩减消费、企业减少投资,安于小确幸,只在新平庸中求安稳,其结果就是经济日益下滑。台湾又属于已开发小型经济体,对国际经济变局承受力较低,但控制风险必须具备一定实力,否则很容易随波逐流。平庸经济的最后,可能连平庸、小确幸都无法如愿。

不幸的是,台湾很可能正坠入向下漩涡中,民进党执政又加剧了此一下坠趋势。民进党当局虽然提出各种产业政策,看似重视经济与产业发展,但实际作为背道而驰。不论是加深劳资纠纷与提高企业成本的劳动政策,或是让企业投资动弹不得的环保政策、被公民团体“绑架”而万事难为的施政步伐,甚至让企业担心缺电的能源政策、紧缩的两岸关系,都让企业对“投资台湾”更为保守与观望。

这点可由岛内超额储蓄金额节节高升看出。超额储蓄是指岛内储蓄超过投资的金额;台湾储蓄率一直偏高,但在经济快速成长年代,台当局与民间投资都多,超额储蓄问题不严重。但2009年金融海啸后,每年超额储蓄都超过1兆元(新台币,下同),2015年更超过2兆,去年预测将达到2.6兆元,以目前的投资意愿看,这个数字今年只会更高、不会变低。

民间企业如此,政府表现亦是谨小慎微。经济表现差,台当局不但自我限缩于财政平衡思维,不敢大手笔祭出财政政策,更受到意识型态限制,把所有沾上“中资嫌疑”的投资往外推,让台湾吸引外人直接投资能力成为全球倒数几名;在废核神主牌阴影下,民进党上任不久就出现限电危机,连“经济部”都承认缺电风险高,要赶快兴建紧急供电机组计划,为了非核家园这块神主牌,蔡当局就是非废核不可,这等于把台湾的供电往死里推。

如果我们好好盘点台湾各种条件,可以发现台湾仍有雄厚的本钱,虽然近年已逐渐流失中。台湾累积数十年的制造业基础仍在,科技产业技术亦仍足以争锋,民间资金雄厚,几乎没有外债;台当局财政虽困窘,但债务余额占GDP比重只有35%,远远低于许多地区的70%、80%,甚至超过100%;台湾经济仍有奋力一搏之能力。

但如果继续因循旧规,不从心态上做出改变,就不可能挣脱“新平庸”,经济恐将长期陷入低成长、甚至停滞的困境。

台当局应把施政重点拉回经济,首先要暂时“忘掉”债务问题,大幅加大公共建设投资力道,提出类似当年十大建设、六年“国建”等足以提高台湾竞争力、对台湾有“质变”效益的建设。在民间投资方面,应排除走过头的各种环保、土地干扰,同时调整能源政策,让供电风险不再是影响企业投资的因素。


2017年03月11日

人大代表谈国货:有企业连"一个国产螺栓都不敢买"

数据来源:原创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