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问题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已越发呈现出困难局面,其根源就在于用地不足。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北京将社会闲置房盘活为街坊养老院无疑是件大好事。但北京之石,可以攻广州之玉吗?我看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北京的“街坊养老院”主要来源于社区、学校、医院的闲置房。而具体到广州,至少老城区恐怕已不具备太多“闲置房”潜力可挖。很多社区早已自建养老服务中心,大多数学校和医院都在喊不够地希望再扩张。医疗、教育与养老一样同是民生事业,医院和学校自己都“饿”着,哪有多余的地方挪给养老院?挖潜闲置房,即便有,量也不多,只是解决养老服务不足的次优选择。

  要解决养老机构用地不足这一难题,无非是开源节流两条路,但要走稳走好,政府和社会两条腿缺谁都不行。先说政府这边,学北京用好闲置资源可视为节流之举,这首先要求政府对于闲置公房有一个数据统计,哪些具备条件转为养老院更需要实地调查。做好这一基础性工作,是挖潜利用的前提。其次看开源,政府应将养老用地纳入用地规划之中,要像对待保障房用地一样对待养老机构用地,决不能轻易变更土地用途。再次,在捉襟见肘的老城区,应优先将三旧改造用地用于养老,或者适当提高容积率,方便养老机构“上楼”以增大容量。远期来看,甚至还可探索政府回购商品房建设养老院的模式。目前不少地方政府已经着手回购商品房作为保障房,这一思路移植到养老领域,也具备相当可操作性。

  必须明确,养老是一个全社会的、长期的、艰巨问题,政府自身再怎么挖潜,也绝不可能凭一己之力解决问题。政府更应该做的是,为社会投资养老事业做好制度保障,撬动社会资本的投入,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在这方面,广州有很多先天优势,经济发达、投资主体热情高。要将这些优势用好,引领社会投资进入养老领域,政府还大有可为。只要有利可图,不愁社会资本不来,利润空间越大,社会资本进入就越踊跃,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这就要求政府主动“让利”,既包括真金白银的利益,如土地出让金、税费减免等;也包括深化改革的红利,降低注册门槛、打通审批绿色通道等。

  当然,政府努力自身挖潜是好事,但根本还是要把“池子”先挖好,有利润空间,有制度保障,有政策扶持,社会资本的“活水”自会主动流进来,这才是解决养老用地不足的最优选择。

2015年02月11日

街坊养老院建设,须有“广州特色”

数据来源:原创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